中国新闻社
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

首页>>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> 宁远县白条套现

宁远县白条套现


2018年02月23日 00:48

柘城县白条套现Q【486565897应县白条套现V【tx17359413353】【诚.信.第.一】【安.全.无.风.险】,行业顶尖品质,包您满意。
↓↓↓↓

宁远县白条套现

宁远县白条套现


胡定宣(左三)和向正先(右一)、向家父母一起烤火聊天。记者龙丹梅 摄  夫妻俩收留流浪汉当“二爸” 一过就是25年  2月18日,农历大年初三,巫溪县塘坊镇双柏村村支书向正先和他“二爸”胡定宣之间又爆发了一次“冲突”。  “冲突”起于向正先的一句话:“二爸,你初二过生,我带你赶场买件新衣服。”胡定宣的脸迅速胀得通红,“你敢买,买来我就丢到火盆里烧了!”  见二爸生了气,向正先赶紧住口去忙别的事,但胡定宣还是忍不住嘟哝:“又不是没得衣服穿,年年都买,浪费!”  向正先的这个“二爸”,其实跟他非亲非故,是他25年前收留的流浪汉。25年来,向正先夫妻俩一直像对自己的亲人一样待他,亲切地唤他“二爸”,胡定宣也完全融入了这个家庭。  这个“二爸”,是25年前的一个流浪汉  1993年7月,23岁的向正先筹备着在村里开酒厂,要招小工,他岳父介绍了一个人来,这人就是胡定宣。  向正先夫妻俩一看,这人约摸四五十岁,走路一瘸一拐,穿得破破烂烂,脸上鼻涕糊着泥。不仅如此,这人还有严重的齁病(当地人对哮喘、肺气肿的俗称),说不上三句话就要咳嗽老半天,浓痰在喉咙里“呼噜噜”地打转。  “他哪能干什么活?”夫妻俩面面相觑。  “肯定是老汉(当地人对父亲的俗称)看他造孽(可怜),想让我们给他口饭吃。”妻子胡炽见说。  “那就留下吧!”向正先拍了板。  当时,向正先住在山上的几间土房里,夫妻俩腾出一间房给胡定宣当卧室,还找出家里干净的旧衣给他全身上下换了个遍。  当晚,胡定宣又咳又喘,折腾了一夜,旁屋的夫妻俩也一样没睡好。第二天,向正先便去村上请医生来给他诊病抓药。  见胡定宣没啥劳力,夫妻俩也没让他去酒厂帮忙,而让他在家帮着做做饭、喂喂猪,帮着带刚出生的二儿子,干些力所能及的轻活,每天还给他工钱。  既然住在了一起,总得有个称呼吧。胡定宣与胡炽见的父亲同姓,夫妻俩便叫他“二爸”,孩子叫他“二嘎嘎”(读一声,当地对外公外婆的俗称)。  一句玩笑话后,胡定宣离家出走了  在这个家住得久了,胡定宣话也多了起来。他告诉夫妻俩,他是巫溪县胜利乡果园村人,(上个世纪)70年代大兴水利时从山上摔下来摔断了右腿,从此走路便不利索了,干不了重活。由于家里穷,冬天没有御寒的冬衣和被子,久而久之冻出个齁病来,一天到晚不住地咳嗽。后来父母过世了,孤苦伶仃的他便出来找活干,可因为有病,几乎没人肯用他,挣着钱便吃一天,挣不着就饿一天。被胡炽见的父亲遇见后,便介绍他到女儿女婿家干活。  在向家住了大半年,胡定宣吃饱了、穿暖了,经过治疗后齁病也渐渐好了。向正先夫妻俩把他当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,新衣服一买就是3件;过年给父母红包时,也会给他包一个;给父母煮面条时加鸡蛋,也得给他加上一个……  但毕竟是住在别人家,胡定宣一开始也特别敏感,即使向正先夫妻俩随口一句玩笑话,他也能生上老半天闷气。  1994年6月的一天,向正先因酒厂生意不好在家发愁,抬眼看见胡定宣正一瘸一拐地抱着他一岁的小儿子哄着,他心里一动:“二爸,你今后回家的时候,我给你准备一口大料(棺材)。”  在当时仍旧实行土葬的农村,老人在世时多由子女提前准备好一口大料放在家中。这是当地的习俗,也是老人对自己走后有一个好的归宿的期盼。当时,一口大料少则两三百,多则一两千,没有劳力的胡定宣怎么干也挣不到这笔钱的。向正先说这话本是为了让胡定宣高兴,但胡定宣却将小孩塞到向正先怀里,自己跑到卧室关上房门,谁叫也不出来。  向正先哄了几句没见效,也没太放在心上,直到第二天一早才发现,胡定宣不见了,夫妻俩平时给他买的东西,他一样也没带走。  平时吃穿用度,都跟向家父母一样的标准  胡炽见一下就急了,埋怨向正先:“准是你说到让他回家,他伤心了。”  夫妻俩赶紧叫上村民,到处寻找。向家附近有一口池塘、一口水井,还有个茅坑,他们怕胡定宣一气之下寻了短见,便带上长长的竹竿打捞,三个地方都没捞到,才稍稍松了口气。  会不会回老家了?夫妻俩先后去果园村找了两次也没见到他人,只好托村民带话让他回来。半个月后,果园村的村支书将他送了回来,村支书告诉夫妻俩,胡定宣一直躲在村里,但天天都想回向家,又不好意思一个人回来。见他思念得紧,村支书这才将他送回来。  向正先夫妻俩将他安顿下来,赶紧做了他喜欢的汤圆荷包蛋。从此,一家人再没提过让胡定宣回家的事,日子便像以前一样过了下去。  后来,向家在公路边建了两层楼的新房,就把二楼夫妻俩卧室隔壁的一间给胡定宣住,平时的吃穿用度,都跟向家父母一样的标准。  2000年左右,向正先种中药材亏了近百万元,每天都有债主上门。即使这样,两口子也从不跟胡定宣提上一星半点。  胡定宣看在眼里,只顾埋头干活。他清早起来打猪草喂猪,回家后帮着做饭带孩子,下午又下地种菜,一刻也不闲着。平时给他点零花钱,他也舍不得花,都攒起来给向家的儿女买东西。  2008年,胡定宣60岁了,按政策可以享受五保户待遇,夫妻俩便去给他办身份证。谁知去派出所照相时才知道,因胡定宣常年在外没有音讯,当地的村干部又多次更迭,他竟然被销了户。向正先又带着他去村里开证明,去派出所重新上户口,到民政部门为他申请五保户……  也就是这一次补办户口,向正先才知道了胡定宣的生日是正月初二。从此,每年初二向家便会召集整个大家族聚在一起吃顿饭,既过年,也帮他庆生。  日子好过了,“冲突”倒比以前多了  2010年初,胡定宣第一次拿到了五保户补助。他硬要把钱交给胡炽先,平时沉默寡言的他憋得红了脸,“我平时也没处花钱,你们把这钱拿去安排。”大家都笑了,却没人拿他的钱。  向家的人从不花他的钱,胡定宣就成天想着为家里减轻负担。养猪、种菜,样样都干。每年开春向家捉几个猪崽,地里种啥小菜,这些事都由他做主,不听他的话,他便要发火。  近些年,向正先做生意赚了钱,欠下的债也还得差不多了,家里的条件好多了,可两人之间的“冲突”反而多了起来。  比如老是给乡邻帮忙种庄稼、忙活红白喜事的事,向定先就不止一次地劝他“自己身体不好,不要硬撑着去帮忙”,但他总是以“乡邻间就应该给互相帮忙”顶回来。  再比如捉猪崽的事,两人就年年“争吵”。去年,胡定宣辛苦喂的猪因病死了好几头,大半年的辛苦都泡了汤。今年,胡定宣再要捉猪崽,向正先就不同意,“喂猪太辛苦,万一又像去年那样病死了怎么办?不如年底买两头来杀划算。”胡定先又胀红了脸,吼道:“屋头剩的饭菜和猪草浪费了可惜不说,年底还要花钱去买猪!行了,猪崽的事,我说了算,一定要捉!”  日子好过了,准备大料的事又重新提上了日程。不久前,向正先托人买来木材打了三口大料,分别是为父母和胡定宣准备的,用料用漆都一模一样,没有区别。
  被污名的雪乡,三问中国旅游  丽江很美,雪乡也很美,我们去与不去,它们的美丽都在那里,不多一点,也不少一点。错误不在风景而在人,是我们不成熟的旅游管理以及不成熟的旅游观念让风景失色  最近,雪乡旅游丑闻不断。从赵家大院宰客被曝光开始,雪乡就好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,女导游侮骂游客的事情还没平息,又有男导游因为殴打游客被抓,更有媒体调查发现,已被停业的赵家大院改名威虎寨又在偷偷营业。接连不断的事故引得各路媒体记者纷纷奔赴雪乡,不为旅游,只为了挖掘这个新闻富矿。甚至还出现了新改编的民谚:“再不听话,送你去雪乡”。  其实,何止是雪乡,前不久丽江也一样陷入了一波又一波的丑闻,只是这些日子雪乡接过了丽江的棒,才暂时挡住了舆论攻向丽江的“炮火”。也许丽江此时正在偷笑。难道天下乌鸦一般黑,没有最差只有更差?  其实,想污名化一个景点并不难,只要看人们的注意力在哪儿就可以了,而要真正解决当下中国旅游的问题,决不是搞臭一个地方就行的。雪乡旅游被曝光的问题,其实也没什么新鲜的,都是老话题了,几乎就是简单地复制粘贴了丽江。这些旅游业的共性问题,引出我们对中国旅游业的三问:  第一,低价团何以长盛不衰?导游打骂游客原因无他,就是强制消费,旅游业强制消费现象也大多存在于低价团。早在2013年,我国出台的旅游法就明确规定,旅行社不得以不合理的低价组织旅游活动,诱骗旅游者,并通过安排购物或者另行付费旅游项目获取回扣等不正当利益。也就是说,法律本就是禁止低价团的。可是,旅游法实施好几年了,低价团不仅没有消失,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。那么,对那些仍在违法组织低价团的旅行社,到底由谁来执法?谁来承担责任?  媒体曝光问题后,旅游部门总是扮演事后诸葛亮的角色,只是负责查处个别行为恶劣的导游,但是对低价团这样一个法律明文禁止的行为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旅游管理部门是否履行了行政执法的职责?低价本来就是旅游行业恶性竞争的结果,那么是否说明旅游行业存在着供大于求的问题?在这种情况下,淘汰一些低质旅行社岂不是正当其时?  第二,旅游从业者是否有正确的理念?旅游是服务行业,优质服务是竞争之本,有好的服务才能提升旅游业的收益。可是从导游对游客的叫嚣中,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所持有的理念。云南的导游对游客说,不消费就是来云南占便宜的。黑龙江的导游说,雪乡磨刀9个月,宰客3个月。这种有悖旅游常识的话,导游们却说得理直气壮。谁给了他们这样的底气?他们是否是行业中那些说出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孩子?导游的问题难道仅仅是导游自身的吗?是不是整个行业乃至政府旅游管理部门的共性问题?  旅游业和旅游主管部门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?难道就是宰客吗?这样的旅游体验大概多数人都不想要。  第三,国民是否有正确的旅游观?以上两个问题都是针对旅游服务的,但事情永远都有两面性。富起来的中国人想出门看一看,感受一下不同的风情,这没有错。可我们是否认识到,旅游不是一种廉价的体验,而是实实在在的奢侈品。我们不大可能用低廉的价格享受到高质量的服务,这也是一个基本常识。毫无疑问,低价的背后就是陷阱。  法律规定禁止不合理的低价团,而低价团却依然存在,虽然主要原因是旅行社违法,但也说明一些游客还是热衷于这种低价团,热衷不合理的低价。这种心态其实是对旅游的误解,某种意义上,国民不成熟的旅游理念也是低价团禁而不止的原因。  丽江很美,雪乡也很美,我们去与不去,它们的美丽都在那里,不多一点,也不少一点。错误不在风景而在人,是我们不成熟的旅游管理以及不成熟的旅游观念让风景失色。  □ 叶 泉

相关新闻
  • 宁远县白条套现-江西吉水联社因多项违规被罚五十二万元
  • 柘城县白条套现-丹东新区新增4家 “国字号”高新企业
  • 应县白条套现-北京市人代会发布会聚焦民生:2020重点人群家庭医生全签约
  • 清水县蚂蚁花呗套现-辽东湾近一半面积被冰封(组图)
  • 漳平花呗套现-北京公共文化设施覆盖率达98%
  • 武夷山市蚂蚁花呗变现-寒冬中血液存量告急!重庆血站呼吁市民献血
  • 泽库县白条套现-雷霆“三巨头”渐入佳境 晋升西部三甲不是梦
  • 绥江县花呗套现-碰瓷儿男肇事反求女司机报警
  • 兴国县京东白条套现-菏泽再添3家国家级众创空间 全市已达7家
  • 宝鸡市京东白条变现-三胞集团创始人袁亚非当选 “2017十大经济年度人物”
  • 大安花呗套现-市十五届人大一次会议主席团举行第六次会议

  • 分类新闻查询

   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